首页 | 高层声音 | 宝坻要闻 | 政法工作 | 综治工作 | 四大建设 | 图片掠影 | 学习园地
您当前的位置:天津宝坻长安网 > 学习园地 > 安全贴士 > 正文
当共享单车遭遇“私”文化
2017-03-02 15:15:37
  【字号:

  如果用一个字来说明共享单车之遭遇背后的文化原因,那就是“私”字。计划经济时代我们曾“狠斗私字一闪念”,现在又可能把它理解成了“个人利益(快乐)至上”

  随用随骑、随停随锁,如此方便的共享单车一出现,就受到了广泛关注和好评。然而,这一新生事物在现实中的遭遇却是:被私锁、私藏、破坏、乱扔乱放,甚至被盗窃、变卖……如此种种,表面上看是单车的遭遇,实质上是共享规则、共享意识的遭遇。

  发端于英国的工业革命开启了现代社会的大门,使人类社会在过去的两个多世纪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其中最根本的就是社会构成由农业社会的家庭(其扩大版是家族和村落即社群,下同)转变为现代社会的“个人——社会(市场)——国家(政府)”。

  在农业社会,社会结构以家庭为单位,家庭负担着一个人的生老病死、衣食住行,个人的家庭身份决定着他(她)的一切。随着工业革命的发生及其所带来的城市、工厂和市场的发展,之前家庭所承担的诸多功能逐渐被现代社会中的市场和国家所取代,市场和国家开始成为每个人的“衣食父母”甚至提供着恋爱婚姻服务。家庭在现代社会中主要起着情感归宿功能,个人对家庭的身份依附关系被粉碎,并被定义为独立的理性人。个人是自由的,但也要对其自由负责;他(她)有权利,同时也要履行义务。通过市场,个人联结在一起,形成与国家相对的社会共同体。在社会共同体中,人们的交往方式是平等协商、相互约定。这种平等协商的约定就是契约,其基本规则就是契约法或者私法(以民商法为代表)。

  由于私法根本上是一种平等主体之间的约定,主体之间并没有相互强制的权力,所以守约就变得非常重要,诚实信用就成为私法的灵魂和根基。没有了守约和守约精神,市场、社会共同体和私法就不可能存在。通过契约和守约,不仅实现了资源的最优配置,使资源配置到了最想买、出价最高、最能发挥其效用的主体手中,也实现了契约双方从而是市场中的所有人利益最大化的共赢局面。市场中的所有人由此可以共享经济发展的好处,从法学或政治学上讲也即社会自治的好处。从这个意义上讲,契约以及契约法就是一种共享规则,契约精神就是一种共享精神,反之亦然。

  当然,市场本身会失灵,平等协商的私法以及社会自治也并非万能,由此,国家(政府)以及公法、社会法等法律部门就有了“用武之地”,人们也由此形成国家(民族)共同体。

  进一步讲,现代社会不同于传统社会,现代经济不同于传统经济,还在于它们是信用社会、信用经济,基本思维是一种共享思维。现代经济建立在对未来信任的基础上,或者说建立在对人们未来行为及其产值信任的基础上,从而创造出“信用”这个概念(实质即守约)。由此,才有银行及其借贷、股份公司及其股票、信用卡及信用消费等现代经济形式出现。如果失去这一点,人类就会回到物物交易的时代。而人类社会为什么会发展到信用经济,就在于其背后遵循的是通过“信用”把蛋糕做大从而分享经济发展成果的共赢思维。

  与此相对应,前现代经济或者说农业经济思维是一种着眼于分蛋糕式的零和博弈思维。这种思维认为,一件东西是我的就不是你的,是你的就不是我的;一方的收益就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一方的成功就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失败。它没有想到可以通过“信用”而实现共赢共享。

  当然,说现代社会和现代经济立基于“信任”,并不是说这种信任是没有条件的。这些条件如担保、抵押、资信证明等正是现代法律的内容,由此来维护和保证这种信用的存在。

  当下,尤其应看到,随着市场的扩张,经济全球化已经把各个国家和市场联结成一个经济共同体,互联网的出现更是全方位地把地球人联结在一起,形成了“人类共同体”。因而可以说,“信用(守约)”、共赢已经成为“人类共同体”的内在要求。

  我国目前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市场经济在我国的发展不过短短三十多年时间,再加上曾经的计划经济模式影响,虽然经济在过去几十年的改革中得到了激活和发展,从而在“看得见”的领域如基础设施、硬件设备、科学技术包括互联网等方面取得了显著进步,但那些相对来说“不容易看见”的领域,比如与市场经济发展相适应的精神、文化却没有得到同步发展。民众的市场观念、规则意识、契约精神以及社会自治理念还比较淡薄、欠缺。可以说,社会民众受农业经济时代分蛋糕式的零和博弈思维影响较重,在市场经济特别是“互联网+”时代通过社会共同体把蛋糕做大从而实现共赢共享的思维还很不足。对于具有自治性、自主性、自律性的契约规则即私法,很多人还不能有意识地主动遵守,比较容易或习惯于遵守来自权力机关的强制性规则。这也许正是共享单车之遭遇的深层原因。

  共享单车要实现共享,社会民众必须从家庭思维、零和博弈思维中走出来,珍视市场所带来的自治空间,有意识地维护社会共同体及其自治规则,从而共享经济发展、社会自治之福利。

  如果用一个字来说明共享单车之遭遇背后的文化原因,那就是“私”字。计划经济时代我们曾“狠斗私字一闪念”,现在又可能把它理解成了“个人利益(快乐)至上”。实际上,与市场经济相联系的“私”文化强调的是个人以及社会共同体的自主、自愿、自立、自强、自治。这其中就孕育着民主的基因和潜能。没有这些,共享单车的命运可想而知,经济发展必然会受到掣肘,法治状态的形成自然也需要更长时间。



稿源: 法制网   编辑: 许萌
版权所有: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员会
津ICP备13002710号   技术支持:新浪网